江城子 蘇軾

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。

千里孤墳,無處話淒涼。

縱使相逢應不識,塵滿面,鬢如霜。

夜來幽夢忽還鄉,小軒窗,正梳妝。

相顧無言,惟有淚千行。

料得年年斷腸處,明月夜,短松岡。

* * * * *

翻開十年前的國中週記,裡面寫著想像中十年後的我。當時的我字比現在還難看。
莫怪乎影響我選擇數學系的老師會寫下要我把字寫好的評語。
十年過去了,十年前的稚氣似乎沒有感染到現在的我。
文字寫著十年後大約是大學畢業正準備找工作或是考研究所的時候。
就是沒有寫到延畢這種可能,當時的我還沒想過要考師範體係的數學系吧!
稚嫩的國一新生,怎麼可能會想像著自己未來的模樣。
只是誰也沒想到國中班導竟然影響這麼大。

* * * * *

十年後的我又會在何處呢?
成為一位國中老師?還是學非所用地成為社會上的一角?
面對著不單純的社會,變數太多。
還是說其實是自己的想法不再有著國中生的單純?
不是社會混濁而是自己把持不住各種的欲望。
十年後的我到底會在哪裡?
無法成為教師的我還有退路嗎?
成為一輩子的米蟲?
面對著未來,我茫然了。一種無力的感覺在思緒中快速擴張它的版圖。
如果有幸成為一位正式的教師。
我能像當初影響我的班導一樣值得學生學習嗎?
太多太多的疑問將我淹埋。
心中有著太多無法解開的問題盤旋。
十年後的我,你能跟我說答案嗎?

* * * * *

處於兩個十年中的我似乎多了些許的感觸,
「十年生死兩茫茫」,
十年前的朋友們你們可安好?十年後現在的朋友們可還有相聚的機會?
十年有著太多太多的可能。
把握現在最後與同學相處的日子。
不希望留下什麼遺憾讓十年後的我後悔。
兩個十年跨越了人生中的精華。

或許人生中的朋友有一天就只能是夢中的一角,
在夢中思念起一起創造的種種回憶。
卻又只能在夢醒時分,對自己說說當初的故事。

* * * * *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inchi 的頭像
ginchi

若雨似晴的米蟲生活&金桔師的棨思異想

ginch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